514-613-1276
contact@mengchenghui.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7:00
热搜: 房产 留学 医疗

难民是如何玩坏德国的?

[复制链接]
萌村小萌 发表于 2018-2-12 11: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中东的乱局似乎看不到平息之日,连带着一水之隔的欧洲都为其付出了代价。

对待难民态度最和蔼的德国,在连续接纳多年的难民之后,如今显得有些犹豫踟蹰。


8ff95c8f52b374fba2d8e72cc55dda3c.jpg 一脸凝重


作为欧盟的龙头老大和对世界经济前列的国家,德国消化难民的能力却似乎远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强大。诸多问题伴随着难民的涌入逐渐浮上水面,成为了左右德国政局、影响德国社会的重要因素。

今天的文章,就从德国如今的难民乱象入手,重新解读德国吸纳难民后的危机局面。


4172367ee5d67e0320d7d0fe4c2d502d.jpg
都是难民惹的祸

德国对难民的态度在逐渐右转的欧洲仍然显得比较亲切,还在接纳难民并为他们办理居留手续。

相比之下,欧盟的其他国家如荷兰、奥地利、波兰等国从上到下都非常不欢迎难民。

这些国家纷纷表示看不到难民对国家经济的促进作用,在有限地展现了人道主义精神之后,逐渐关上了接纳难民的大门,任凭德国独自面对中东的难民人潮。


61f9ca550b529ecfdd27bf3b11e69a47.jpg
中东人民本来也是冲着德国去的


来自远方的异族难民对一个非移民国家的社会冲击是必然存在的。尽管很多德国人避而不谈这个问题,但担忧仍然存在。

从几年前的科隆性骚扰事件,到近期频发的强奸妇女案件,乃至难民与土耳其移民和右翼德国人产生的大规模冲突,都给德国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6e96ed6ff6d181a3d9154f5aac4dc960.jpg
图为德国反难民集会,心疼默克尔一秒钟


为难民辩护的左翼人士称,这些毕竟只是个案。德国吸纳的百万难民中混杂着几个坏人难以避免,总体来看,难民将会促进德国的发展。而右翼人士则认为,难民犯下的罪已经让人忍无可忍,德国没有必要为人道主义如此买单。


d7d8767e1ee3d529aeb6e7f850791f15.jpg
双方各说各理,都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自己的看法。疑惑的人们期待了解难民的犯罪率,并以此作为自己对难民政策投票的依据。

直到今年年初,犯罪学家克里斯蒂安·菲弗教授(Christian Pfeiffer)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才在德国社会引发了轩然大波。

相关报道


4e055ce52a080150e4e7cb9480562dc0.jpg
左上为犯罪学家克里斯蒂安·菲弗教授


菲弗教授对德国下萨克森州的犯罪数据做了深入的解析(该州是大众汽车的总部所在地,虽非特别知名但经济实力和人口数量可观,在德国的地位类似中国江苏),结果发现难民的到来大大恶化了当地的治安状况。


b47865d51566fe42ced031a0456fbba9.jpg
下萨克森是不包括不莱梅的(想象下江苏没有苏州的样子)

在难民大批量到来前的2014年,下萨克森州的犯罪率已经在7年间下降了22%,治安措施成效显著。

但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到了2016年底,犯罪率就上升了10%。这多出来的案件里有92%和难民有关。另外,2016年全州的难民群体中,犯罪率已经高达了13%,每9个人里就有一个是罪犯。这样的比例令人瞠目结舌。


41ea4c30af7b68be0a94839ac00d97c8.png 默克尔时代的难民接收量


这份报告,算是把难民彻底钉在了耻辱柱上,反移民政党借题发挥,左翼人士缄口不语。有人甚至认为,这会让至今仍未能成功组阁的默克尔政府背上更沉重的政治惩罚,难以继续在德国政坛立足。连人道主义立场都受到了质疑。


5c83de04fc51d2377d3b82c89a9d0bb2.jpg
但社会问题非常复杂,涉及其中的因素众多,只看统计数据难免被误导。德国难民问题同样如此。如果我们再深挖一下这份统计中的一些元素,就会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难民犯罪的真相

造成难民犯罪率在纸面上出奇高的原因有很多。

从人口结构上来看,十四到三十岁的青年男性占到了下萨克森州总数的27%。

相比之下,同样的人群在该州的自然人口比例只有9%。这当然和中东家庭往往希望把儿子/丈夫先送到德国,再接其他亲属入欧有关系,但过高的青年男性比例,天然就是一种不稳定因素。


35f8d9eefed713111fcbac18fddce7ed.jpg
来的时候可能是这样的


青年男性体力充沛、性欲旺盛、嫉妒心强,却没有什么社会资源(就算原来有,到德国以后也没有了),对社会变革最为欢迎。如果他们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复杂的人际网络限制其行为还好,一旦闲下来并大量聚集必然闹出事端。

这是德国的难民犯罪率走高的最基础原因,其实质和7年前的阿拉伯之春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德国的青年难民来自各地、人数也较少,不能形成那么大规模的骚乱而已。


bb80fac883e0a62ed2fff63da04bf728.jpg 闲下来可能会变成这样。


难民犯罪率还有一个虚高因素,那就是人们对外族的普遍低容忍度。


根据菲弗教授的统计,如果一个德国人被另一个德国人殴打,受害人向警方报告的比例是19%;而如果德国人被中东长相的人打了,报警的比例则会到达29%。

针对其他轻微犯罪的报警比例也大致如此,这让难民一旦犯罪被登记在册的可能性大大上升,也变相抬高了难民在纸面上的犯罪率。


17786f439f1b8b78c092405d8ade9c47.jpg 还是圣母多


4a71e7d52c167ef6251d8c1fca88c38d.jpg
不欢迎的也很多。。


但这两点都远不是真相的终点。

我们先来看一张图表。


b672bfc77fd04329a71a7084b960d4ba.jpg
下萨克森州的两类难民占人数比例和占犯罪案件的比例


这张图表的主要内容,是对两种不同的难民在下萨克森州的比例和难民罪犯中这两种人的比例对比。

来自叙利亚、伊拉克等战乱国家的真实难民犯罪率并不高,比他们的人数比例低得多。而来自突尼斯、阿尔及利亚等北非国家的假难民人口比例不高,犯罪比例却出奇得高。


c3848aa5f2d858ba6f7e7e39d79568e5.jpg
原来中东难民还是相对比较规矩的

两者犯下的罪行也大不相同。


叙利亚、伊拉克等地的难民犯罪主要发生在难民营,为的是和其他难民争夺生存空间。而针对德国民众的抢劫、性骚扰案件却多数归因于北非难民。相比而言,后者对德国社会秩序造成的影响更大、更恶劣。

根据德国《明镜周刊》的调查,很多北非人从西班牙进入欧洲,一路北上漂泊到德国,就是希望凭借自己的中东长相长居于此。和战区难民往往是社会中产阶级不同,北非难民有很多本来就是瘾君子、惯偷等等,犯罪欲望很高。


1cb6261eb8a863d74f1380c897df4325.jpg 偷窃现场


8b5fcdcb3a069a518bf45b39bed48ca8.jpg
盘问现场。


再加上这些国家并没有战争,所谓的“难民”身份得不到国际认可,只有4%的人能申请到难民签,剩下的人很快就会被驱逐出境,他们就更加破罐子破摔了。以至于发生了少年罪犯把教养所拆掉,最终只能转移到联邦监狱的奇闻。

如此看来,所谓的“难民带来危险和犯罪”的命题并不为真,至少不是那些真实的难民直接带来了德国社会危机。只是他们的出现,促使了那些本就想要犯罪的人找到了掩护,这才导致了犯罪率的上升。


5ccfe7b1be0549a6acebfdb71dcbb41b.jpg
中东北非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可惜事情还没有结束,和隐藏在真难民之中的超级罪犯酝酿的罪恶比起来,北非“难民”的小偷小摸根本算不上什么。

两个策略都告失效

《德国之声》去年年底报道了一名叙利亚难民马苏德·阿基尔(Masoud Aqil)的故事。

此人曾经受雇于库尔德人电视台,在采访时被恐怖组织ISIS掳走,和恐怖分子有了多年的接触。出逃后,此人辗转来到德国参加工作,但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从社交网站上识别恐怖分子上。



249e4679ce4645d02b2561d739f2faae.jpg
左下为马苏德·阿基尔


根据他的指认,有大量恐怖分子隐藏在德国各地,从难民到居民都有。德国警方在2016年公布的一份调查名录也印证了阿基尔的这个论述。然而德国警方能采取的措施殊为有限。

由于宪法的限制,德国居民的隐私权被严格保护,任何对通话设备和通讯软件的监控都必须有重组的理由,并经过层层审批。

但恐怖分子往往潜伏在人群中,不出手时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们的危险性,反恐部门的合法监视也就无从谈起。


e340b30cb58b708a1d880d01da9fa336.jpg
c9e428b1046150ad0999150d51c15f47.jpg
人山人海的要如何判断


承担最大压力的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局(BAMF)已经在去年向联邦议会提出了推动监视难民通信的法律草案。

但是这份草案受到了德国各界的抵制,最终没有能够通过。犯罪专家们并不死心,随之设法把监视即时通讯软件的条例塞到了一条法律的补充条文中,暂时避开了宪法法院和议会的审查。


c006b6ee397ae58b184b4b830bf6a7d4.jpg
BAMF官网


质疑声随之到来,指责他们侵犯隐私权,并有可能把国家管理的魔爪伸向除了对抗恐怖主义以外的其他领域,是违宪的行为。

德国律师协会主席乌尔里希·舍伦伯格(Ulrich Schellenberg)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人们不禁感觉到,这种严重违反公民自由的行为被故意隐藏在一个定期调整的法案中。”律师们对这个新法条的反感跃然纸上。


9796173c2d46712899446f04e8921e84.jpg
德国人民一想到旧时光,就不禁瑟瑟发抖

看来通过对难民通讯的监控完成扼杀恐怖主义的策略是难以实现了。那设法消化难民、使之融入社会的同化尝试又如何呢?

据德国《世界报》(Die Welt)报道,德国联邦移民与难民局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在为移民和难民提供融入支持方面,德国政府没有实现今年原定目标。

原定为43万移民提供的融入课程,最终只有28万人接受了培训,毕业与否尚且未知。面向就业的德语课程上座率更是只有一半。就是如此,德国左翼组织还是不遗余力地宣传难民的工作价值,呼吁各家企业使用难民员工。

最近在德国街头随处可见的海报,上书”我有团队精神“,宣传难民劳工的软能力。



68933599f5c9e47e9e4c762db889644d.jpg
而难民劳工目前看来创造的价值,殊为有限。

正是因为面对这么多的实际困难,才让德国政界和民间面对难民问题始终无法达成有意义的共识。默克尔带领的基民盟自大选以来一直没有成功组阁,难民问题实则是最大的矛盾。


600f6a8fb902d184bfb35cbf4695b44f.jpg
拥抱多元文明的左翼思潮和拒绝生活在恐惧之中的右翼思潮,最终会在这个国度碰撞出什么,没有人能够预知。

从大方向上来讲,已经进入老龄化的德国(比之周边的欧洲邻居还晚了一些)适当引入年轻人口补充劳动力是合理的,正如二战后西德向土耳其人伸出的橄榄枝一样。

但这种策略无异于走钢丝,在人口来源选择、数量把关、引入后的培训上都不能出差错。


142bf879e4d34ce1674012e2e65b0a2b.jpg
a050d343be91693555fe4b135b26b33b.jpg
德国还不是少子化最严重的


但现在看来,难民潮似乎并不满足这些条件,反而成为了重大的不稳定因素。


在不久的将来,或许中国也会因为老龄化而不得不引入外籍劳工。德国几十年间一成一败两次人口引入的教训,值得人们引为提前思考的工具。

来源:地球知识局
萌村小萌萌萌哒

1关注

239粉丝

12229帖子

发布主题
推荐阅读更多+
广告位

QQ- 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 加拿大蒙特利尔蒙城汇网   

© 2014-2018  加拿大蒙特利尔蒙城汇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萌村老王